欢迎访问 上海新闻网 - 上海生活在线,关注上海地区的社会热点

【电影院记忆】张建亚:曾经从静安寺走到复旦大学看一场电影,到家已是隔天了。

2020年05月23日 07:57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印刷厂设备,常连安,地狱少女 第三季

【写在前面】

2020年的春天,太特别了。等啊等,电影院终于迎来了即将复业的好消息。

在影院复业之际,我们特别策划了系列访谈:我的电影院记忆。

今天是这个系列访谈的第十一期,我们邀请了导演张建亚,一起听听导演年轻时起早贪黑看电影的经历。

>张建亚:导演,代表作:《三毛从军记》《紧急迫降》《钱学森》《爱情呼叫转移》等。

藤井树观影团独家对话张建亚

Q:藤井树观影团 A:张建亚

Q:你最近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是什么时候?和谁一起?看了什么电影?

A:在上海是1月17号和家人看的《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》,最后进的电影院是1月31号在葡萄牙里斯本看《1917》。

Q:你最近一次在电影院哭/大笑的经历?

A:久违了。

>张建亚参演电影《荞麦疯长》

Q:你是否有过排队买电影票的经历?请详细讲述~

A:买电影票的狂热记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等退票。当时歇业几年的电影院开始放映“批判电影”,就到电影院门口等退票。这类影片都是单位内部组织观众,票价也就一角钱,我们就“翻跟斗”拿着两角三角买,看到了《武训传》《黑山阻击战》《兵临城下》《多瑙河之波》等等。

最失败是在新华电影院等《乡村女教师》,只放一场,四角钱也没买到(当年四角钱可以吃三顿早餐,或者一顿加啤酒的晚餐),还遭人训斥:你为啥一定要看这种电影?说实话,那个年头看到电影比吃肉还香,但是能告诉他吗?

Q:你对礼堂式电影院(影院改建为多厅之前的样式)还有印象吗?是怎样的记忆?

A:少时作为家属主要是在华东纺织工学院(现东华大学)礼堂看电影,那个年代礼堂放电影票价5分或8分,经常两部连映,电影院就要一毛五到两毛,所以礼堂的放映是绝不能错过的。

对我最重要的礼堂当然就是北京电影学院朱辛庄的礼堂了,我的专业教育是在那里完成的。说是礼堂,其实也就是大食堂,放电影时桌子撤到两边,我们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小马扎就地而坐,有两排靠背长椅是年长的教师们的专座,看了四年,看到了电影的无限可能性

>Q:让你印象最深刻的电影院是哪一家?为什么给你留下了这样深刻的记忆?

A:愚园路静安商场里的“大沪电影院”,在我家旁边,一直看到六十年代它被拆掉。就算以当年的标准也算老旧,门厅也就五步深十步宽,分楼厅正厅两层。夏天门口两个竹筐里面是纸扇任取,供观影祛暑,散场扔回竹筐。看电影时常有半尺长的老鼠窜过,纵是如此依然是少时最爱之地,只要银幕亮起,就是一个神奇缤纷的世界,获得完全不一样的一段人生。

至今不忘的像《小木克》《骑鹅旅行记》《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》《废品的报复》《秋翁遇仙记》《鲁班的传说》《静静的顿河》《攻克柏林》 还有新闻片、科教片、美术片常常令我瞠目结舌。看过加加林上天,看过亩产万斤稻田,看到古巴危机,看过越南战争,看过陈毅外长记者会

Q:你看过露天电影吗?对露天电影院是怎样的记忆?

A:当然,当年夏天最享受的就是在静安区文化宫大草坪上看露天电影。几分钱买电影票,几分钱买棒冰,躺着坐着任意,银幕正面反面随便,无拘无束的自由。

《柳堡的故事》《怒海轻骑》《古刹钟声》《水手长的故事》《51号兵站》《鬼魂西行》《士兵的经历》的许多画面仍然记得。

Q:你对看早场/午夜场电影的记忆?

A:当年只要有电影从不论早晚远近,曾经从静安寺走到复旦大学看一场《啊,海军!》,到家已是隔天了。现在电影院多太方便,就没有起早贪黑的需要了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tianzun.com/youxiyule/9413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黄亚珥、戴远阳:《外滩边上一条船》
下一篇:上海浦东街头免费送头盔,你收到了吗?

相关图文

图片新闻

热门排行

最新推荐